社会

酒后挪车、接替代驾进小区不算醉驾了?这份让网友吵翻的会议纪要

时间:2019-12-01 12:26:40   阅读:2193  
[摘要] 我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规定,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的,构成“危险驾驶罪”,处拘役,并处罚金。按照该份纪要,醉酒在广场、公共停车场等公众通行的场所挪动车位的,接替代驾驶入居民小区,驾驶出公共停车场

昨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和浙江省公安厅联合发布会议纪要,称“对于醉酒并在广场、公共停车场等公共场所移动停车位的人,或者被他人开车到居民区入口后不开车进入居民区的人, 或者在驶出公共停车场或者居民区后被他人驾驶的,不属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醉酒驾车”

随着近年来惩罚力度的加大,“不喝酒开车,不开车喝酒”变得越来越流行。媒体一报道会议记录,就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关于这个总结,各方都有无休止的争论:支持者认为目前许多司机不想进入居民区,而“最后一亿”司机已经成为一个问题。这种方式有助于解决这种尴尬。反对者认为,社区的交通状况普遍比道路状况差,如果处罚放松,很可能会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

社区算不算是一条“路”?

我国刑法第133-1条规定,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构成“危险驾驶罪”,应处以刑事拘留和罚款。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从重处罚的规定定罪处罚。

根据会议记录,在广场和公共停车场等公共场所移动停车位的醉酒司机将被开车进入居民区的司机所取代。在驶出公共停车场和居民区后,他们将被移交给其他人驾驶。这三种行为在未来不会构成“危险驾驶罪”。

然而,记者搜索了司法文件网及相关报道,发现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酒后驾车”的行为在所有地区普遍被视为“危险驾驶”。具体场合没有区别,在停车场移动汽车和在居民区驾驶等行为都受到处罚。

今年2月16日下午,静安分局南京西路派出所接到报案,称恒隆广场地下停车场发生交通纠纷,要求警方到场处理。警察赶到时发现其中一名司机程某全身都是酒精。经检测,程某血液中酒精浓度为98毫克/100毫升,达到了酒后驾驶标准。尽管程先生辩称他只是在停车场移动一辆车,静安警方已经依法对涉嫌危险驾驶采取了强制措施。

在广东省,一些司机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投诉,声称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的酒后驾驶路线是《道路交通安全法》中的“道路”。广东省高级法院2018年发布的《驳回申诉通知书》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道路”是指在本单位管辖范围内允许社会机动车辆通行的道路、城市街道和场所,包括公共广场、公共停车场等公共通行场所。我国刑法设立危险驾驶罪时,对“道路”没有限制,因此危险驾驶罪中“道路”的范围应符合《道路交通法》的规定。居住区内的道路是否属于危险驾驶罪中的“道路”,取决于道路是否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现有证据足以证明,如果住宅区允许社会机动车辆通行和停放,则应认定为“道路”。

同时,通知称,居住区是居民集中居住的地方,居住区内车辆通行的路段也是行人和非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在居民区酒后驾车对公共安全有很大危险。

不酒后驾车并不意味着没有惩罚。

“这是否意味着今后在社区内酒后驾车不会受到惩罚?如果你打人了怎么办?”许多网民质疑这个总结的内容。

“应该说,这个总结的目的是使惩罚更人道,而不是不惩罚。”一些法律界人士指出,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如果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则不视为犯罪。该条适用于所有刑事犯罪,当然包括危险驾驶。此外,如果在居民区发生交通事故或在移动汽车时造成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自然还有其他处罚方法,“例如过失致人重伤、过失致人死亡等。,可能比酒后驾车的处罚更重。”

然而,这种观点不能说服所有人。许多网民指出,社区里有很多老人和孩子,他们不警觉,也不需要遵守交通规则。如果司机被允许酒后驾车,很容易造成危险:“我们必须等到撞到人后才能惩罚他们吗?”

浙江高等法院表示,将在不久的将来发布对会议记录的解释。

“如果你说喝醉时不允许在路上开车,但你可以在社区里自由开车,我认为这是不合法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李翔认为,浙江省的会议记录存在一些法律问题。

他指出,中国刑法参照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做法,将酒后驾驶定为抽象的危险犯罪,而不是具体的危险犯罪,即只要行为人醉酒驾驶机动车,主观上愿意,不需要考虑其他情况,就构成犯罪。“这种立法内容反映了惩治酒后驾车立法中所采取的严格的价值取向,是刑罚激进主义的表现。与此同时,它还反映了刑事立法的宣示性或象征性意义,并在惩罚中发挥了普遍的预防作用。”

李翔表示,“酒后驾车入刑”的保护法是酒后驾驶“机动车辆”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其核心是“公共安全”,而不是“道路”。公共安全显然包括公共停车场、住宅区等场所的安全。“我认为这里的‘道路’是机动车辆相对于水或空气行驶的地方。要确切解释什么是‘道路’,这条法律没有实质性意义。”李翔表示,将公共停车场、住宅小区等场所排除在危险驾驶罪的空间范围之外,不仅违反了上位法或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也不符合公众的常识。这也可能导致“酒后驾车”行为反弹的有害后果,值得进一步探讨。

浙江高等法院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解放日报》上官新闻记者,对会议纪要的解释将在近期公布,以回答公众问题。

总编辑:巩建博文字编辑:巩建博主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邵静

湖北11选5 江苏十一选五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赛车下注 幸运赛车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myscorz.com 林芝未家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